這就是我們想要的智能手錶?

by • 2014年 1月 10日 • Headline, TechnologyComments (0)990

2013 年 9 月 4 日 三星發表智能手錶 Samsung Galaxy Gear。

廣告將許多科幻卡通、電影、電視劇等裏人們與手上的高科技手錶互動時的片段串聯起來,接著最後一幕是位活生生的美女走在大街上舉起左手對著自己的智能手表接聽來電說:On my way。這廣告的點子真的很不錯,強烈表達一個訊息告訴世人:我們不再從科幻小說電影中才能看見智能手錶,它,已經來到了我們的生活!

然而廣告歸廣告,畫面上充滿美好的憧憬,跳出來看一看想一想:
這,就是我們需要的「智能手機」嗎?

手錶的前身其實是懷錶,就是放在袋子裏,要看時間的時候再掏出來,打開蓋子方可看見時間。在 1904 年,一位經營珠寶的法國商人 Louis Francois Cartier 接到飛行員好友的抱怨:當駕駛飛機時要把懷錶從口袋裡拿出來十分困難,希望他協助解決這個問題,以便在飛行途中也能看到時間。因此 Cartier 便想出了用皮帶及扣,將懷錶綁在手上的方法,以解決好友的難題。而這種綁在手上的懷錶,就是現今的手錶。1911 年卡地亞正式將這種形式的鐘錶商業化,推出了著名的 Santos 手錶。 自此以後,手錶便開始普及。

從機械到自動上鏈到電子到震動各式各樣的新技術開發,手錶的功能也從最原來的顯示時間慢慢遞增比如計時、計溫、萬年曆、鬧鐘、停秒、飛行、潛水、登山、月相等等層出不窮。而如今,手錶的發展重心已不再單純是顯示時間,而在於其設計、材質、品牌、時尚、特色等等。

這種發展和手機似乎有點類似。手機的前身當然是電話,最重要的功能當然是用來通話。從轉盤到按鈕,從有線到無線,從按鈕到屏幕,從黑白到彩屏,從只是通話到發簡訊,發展到遊戲手機、記事表(PDA)、個人微型電腦(windows mobile)等等,市場上手機的發展看似五花八門其實是眼花繚亂,蘋果就站出來告訴大家手機應該怎樣怎樣,結果是怎樣大家有目共睹。自從有了 app 的概念,手機甚至能夠上天入地無所不能。手機如今的發展重心也已不再單純是通話,而在於屏幕、重量、處理器、設計、材質、品牌、時尚、特色等等。

我想,沒有人可以否認 Steve Jobs 創造 iPod 與 iPhone ,重新定義了音樂播放器和手機,告訴世人手機應該是這麼一回事,打破過去一貫的認知。坦白說,雖說這幾年蘋果的創意表現實在有點讓人失望,加上 Steve Jobs 早已離開人世,可是我仍期待 iWatch 能否再次創造神話。我常,想要是 Steve Jobs 如果還在人世,他會怎麼重新定義手錶?

有時我也拋問題給學生,讓他們發揮一下想像與創造力: 你會怎麼定義手錶?
或者這麼問:你需要怎樣的手錶?

所有科技產品的發明都應該來自一個重心,就是要簡化人們的生活,讓生活更加便利。 或許是目前市場上智能手機的先入為主,讓人們都覺得手錶和手機都應該在一體,不可切割。用智能手錶來分擔一些手機上的功能,比如提醒、來電、看簡訊、接聽電話等等。同一個訊息、同一通訊息、同一個提醒在兩種設備上重複,這叫智能?這叫簡化?。再說以目前手機的電池續航能力還是個敗筆的情況下,還想要在這麼小的手錶上做上手機做的事,結果搞得像手機一樣每天充電至少一次,那簡直是敗筆中的敗筆。

如果手機和手錶不能切割,為何我需要兩種一樣功能的東西? 因為戴在手上,隨時可以互動的便利?因為舉起手就能互動,跟掏出手機再互動兩種情況肯定前者更加便利?如果你認同現在的手機已讓你煩不勝煩,動不動就提醒你這個提醒你那個,你還會把像你媽一樣的手錶戴在手上嗎?

它不該是當你看到美好的景物,隨手就舉起手想拍照卻被誤認爲偷拍狂;不該是電話來了,你要高舉你的手還在想下應該貼近耳朵還是嘴邊說話;不該是一個提醒來了,你就按下手錶上的按鈕或觸屏,維持一個革命軍的姿勢在細小的觸屏(或者讓畫面投射到牆上),另一隻手再忙碌地操作。並不是不能,而是不該也不必要。

手錶最原來的意義是時間,依據這一點「古時候」人們已經發展了計時、鬧鐘等等的功能,而如今配合科技與網路的發達,手錶將與你的個人日曆行程同步。我倒是這麼認為,手錶應該是由你主動和它對應,而是不是讓它來干擾你。比如說你想知道現在幾點鐘了、在出門前想知道路上的天氣情況如何、想知道今天的行程是什麼,自然而然你會舉起手看看手錶。

這麼說來,這樣就叫智能了嗎?顯然不是,手錶長時間貼緊你的肌膚與脈膊,比起手機很可能二十四小時也穿戴著,所以站在健康或醫療這點出發,也應該可以發展出多有利於健康的東西,比如記錄你的運動量、心跳脈膊、睡眠品質等進而給予更多健康的分析與提議。試想如果在見醫生時,他可以從你的數據中大概了解你病情的一二,甚至是手錶也可以爲我們做個簡單的診斷。

貼緊手腕,手錶可以讀取或辨識手勢或動作,比如攤開手、握緊拳頭、伸出哪根手指等等,一隻就可以在手錶做些簡單的操作,這倒很符合蘋果對手機持有「單手操作」的概念。 也因為手錶幾乎不離身,在安全上也可以扮演一個非常重要的角色。在治安敗壞的地方,若遇上不測的遭遇,一聲呼喊或者一定的壓力或者持續握緊拳頭能讓手錶感應到,從而發送求救的訊息給附近周遭的人甚至最近的警局。當然,若要說不如讓手錶發出驚人的聲音或耀眼的燈光也不是不可,只是按照這個思路,手錶也可以成為電筒、演唱會上或舞池裏不能不用的功能,結果還是做了手機的事。

蘋果的 iWatch 傳聞就在今年低揭開面紗,能否再一次改變世界?且讓我們拭目以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相關文章